当前位置: 主页 > G趣生活 >2016年总统大选后,会是台湾「抗争年」的尽头吗? >

2016年总统大选后,会是台湾「抗争年」的尽头吗?

「社运次文化」在台湾青年中间兴起

有许多人指出2016年总统大选对于台湾的历史意义,主要是依据蓝绿两党几乎确定要再一次政权轮替这点来说。当然,要是蔡英文真的获胜,这会是民进党第2次上台执政,也是台湾历史上第3度政党轮替。

但这也是太阳花运动之后的第一次总统大选,太阳花运动则是在台湾解严民主化过程中意义重大的1990年野百合运动之后,发生在台湾的最大规模抗争。太阳花运动是在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通过后,学生运动者佔领立法院将近一个月,并以50万人在台北街头游行示威为最高潮。

去年11月下旬地方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意外获胜,以及国民党的惨败,是台湾青年运动者奋起取得实际政治成果的第一个指标。太阳花运动虽然多半是由最近3年来的一连串事态催生而成,它的根源却可追溯到2008年由于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问台湾而引发的野草莓运动。

支撑着太阳花运动的学生人际网路就是在野草莓运动时成型的,太阳花运动的几位主要领导者当年都曾参与过野草莓运动,儘管他们那时还是高中生。不过,太阳花运动所展现的台湾公民社会与学生运动的崛起,多半仍是最近3年来青年投入社运的成果。在这3年间,台北的年轻人逐渐形成了某种社运青年次文化,其中大部份是学生。

成为社运行动核心的议题,包括2011年日本福岛核灾之后台湾的反核运动,苗栗县政府徵收强拆竹南大埔民宅以进行商业开发,陆军下士洪仲丘疑似遭受不当管教致死,以及中国资本併购台湾媒体。

太阳花运动则是青年运动者们第一次登上主流媒体头版头条,但它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社运次文化本身就有自己的名人、独立新闻媒体、喜爱的乐团,以及聚会场所。社群媒体与网际网路对于凝聚社运次文化以及提供论述与人际互动的网路至关重要。

社运青年对国民党和民进党批判一致吗?

虽说我们可以把台湾青年近年来对国民党的激烈反弹,追溯到马英九任内极力将台湾与中国靠拢的政策,但在陈水扁执政八年过后,社运青年其实对民进党也强烈批判。佔领立法院行动开始后,民进党很快也在立法院一侧扎营,但学生运动者却强烈指责民进党意图收割运动,以及意图诉诸陈水扁时代以来本土对抗外省的认同政治,这些在大多数学生看来都是很不友善的。

可以说,目前这一代台湾青年通常是厌倦了本省对抗外省的认同政治的,许多外省后裔都认同台湾而不是中国,而且亲身参与了太阳花运动。即使民进党在很大程度上是九合一选举的赢家,对民进党与国民党的同样失望则使得无党籍候选人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

此后,公民社会亲自投入了选举政治,「第三势力」政党兴起,推出的候选人多半是太阳花运动期间成名的运动者,或是已有名气的社运青年。虽说「第三势力」的不同党派看来像是以往运动中路线分歧的产物,「第三势力」政党组成全新而独立的第三党派,并普遍标举左翼政治倾向的理由,不只是必须彻底打倒国民党,更要对民进党有效监督。在独派立场中新近产生的左翼视野,至今仍是青年世代领军的全新政治景象里不可分割的面向。

2016年总统大选后,会是台湾「抗争年」的尽头吗?

不过十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第三势力」本质上普遍缺乏历练,但在太阳花运动之后,年轻人逐渐在政治论述之中佔据了重要地位。特别是在柯文哲以无党籍身分当选台北市长之后,其竞选团队吸收了大量公民社会的成员投入,因而有时被看作是由公民社会扶持上台的,于是民进党和国民党也都极力拉拢台湾青年。

国民党运用他们的中国中心式民族主义诉求,来动员青年的努力始终成效不彰,在这些拓展支持的行动事与愿违,成为笑柄时,徒然暴露出国民党自己是如何与台湾年轻人脱节。许多人认为这是当今国民党领导层的老化所导致,但那些真心支持国民党,信奉三民主义思想的青年,其实多半出身深蓝家庭,从小就接受国民党意识型态薰陶。这些支持国民党的少数年轻人多半无法和同辈的台湾青年交流,今后看来也不太能够找到交流的方法。

但值得注意的是,民进党在相当程度上其实为了接纳青年参与政治而费尽心力。就算民进党决定把太阳花运动之后的「第三势力」政党候选人排除掉,他们也不太可能轻易做到。但在某些选区,民进党候选人的确礼让了「第三势力」候选人,这很有可能是民进党主席暨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不愿与青年参政热潮作对所带来的结果。倘若蔡英文的选举政见与竞选宣传一直将社会平等标举为核心诉求,无论在婚姻平权还是救助社会弱势群体上,这大概都是为了回应这一代台湾青年在政治上的左倾。

与蔡英文的蜜月期结束后,社运青年何去何从?

即使在太阳花运动期间,社运青年对民进党及其看似收割运动的意图都予以强烈批判,但在国民党与民进党之外缺乏具有胜算的总统候选人之下,蔡英文仍然在太阳花运动之后成为台湾社运青年与公民社会看好的总统人选。

正如在她之前的柯文哲,蔡英文也吸收了大量太阳花运动后的公民社会成员加入竞选团队,例如蔡英文的竞选美学意象,就是由介绍太阳花运动的重要网站「Democracy at 4am」设计者聂永真操刀的。

民进党也很有可能成功将「第三势力」政党给弱化了。黄国昌、陈为廷、魏扬等太阳花运动重要领袖共同参与的时代力量,最近和民进党走得越来越近。蔡英文最近几星期以来更亲自为他们站台,时代力量立委候选人洪慈庸是在军中离奇死亡的士官洪仲丘的姐姐,她在台中与蔡英文共用一个竞选总部,目前更由民进党籍台中市长林佳龙为她操盘选战。

就连起初自我定位为「第三势力」政党,意识型态上最反对与民进党合作的社会民主党(这恐怕正是其自行组党的最重要因素)如今也开了倒车,民进党政治人物在社民党立委候选人李晏榕竞选总部的开幕茶会上成了嘉宾。

在蔡英文一如预期获胜之后,她很有可能採取行动将台湾公民社会的成员纳入执政团队。事实上,我们在民进党第一次上台执政,陈水扁总统任内也看过这样的情况,他将非政府组织收编进了执政团队。这在陈水扁执政后期,让非政府组织一方元气大伤,因为这些非政府组织不认同陈水扁后期的作为,但它们的力量却因被当局收编而弱化。

我们会看见同样对蔡英文的幻灭吗?或许我们已经看到,蔡英文的某些作为得不到太阳花运动青年好感的早期徵兆。民进党在11月初马习会于新加坡举行期间,批判国民党的声调明显减弱,蔡英文随后更表明当选总统之后有意愿访问北京会见习近平。

说真的,就算马习会不是在北京,而是在看似中立第三地的新加坡举行,习近平访问台北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这引起了一些社运青年对蔡英文的批判,即使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台湾大多数民众同意两岸领袖会面,社运青年的感受则是,蔡英文与习近平会面形同背弃了她之所以不同于马英九和国民党的那些原则。

2016年总统大选后,会是台湾「抗争年」的尽头吗?

换言之,台湾社运青年普遍相信,民进党和国民党其实没有两样。人们也都知道,民进党从未在立法院取得多数席次,只当选过总统,可以说国民党与民进党的可用资源天差地远,不只是财务上的,还有国民党遍及全台湾的庞大人力与无远弗届的地方动员网路。可是社运青年很快就想到,民进党政治人物也有可能像国民党政客那样运用政治力量自肥,例如勾结建设公司在都市强拆迫迁进行商业开发。

要是蔡英文到目前为止都能透过「清廉」的个人形象避开大部分针对整个民进党的批判,那幺,蔡英文在马英九宣布与习近平会面消息之后也跟着表明有意愿和习近平见面,则让社运青年深感不安,因为这也让人感受到民进党就算在两岸关係上,恐怕也跟国民党没有太大差别,即使这方面的差异正是人民宁可投票给民进党也不支持国民党的主因。

确实,至今世界各国仍有些观察家执意认定蔡英文跟陈水扁是同一类推动台独挑起战端的麻烦人物,只因为她是民进党主席,同时继续把国民党看作维持台湾海峡和平安定的唯一理性选择,即使蔡英文已经放出大量讯息,表明自己绝不破坏现状。照这样看来,蔡英文其实很有可能在对中国关係上採取「国民党化」的行动,好让美国及其他强国满意。

「第三势力」与民进党越走越近,如今也引起了社运青年愈益强烈的批判。但在台湾社运人士中,批判蔡英文个人目前还是更容易引起反弹,至于批判整个民进党就没有太大争议。要是社运青年协助蔡英文上台功不可没,她的作为却令他们期待落空,那幺蔡英文在总统任内的施政很有可能会再度让台湾社运青年元气大伤。

今年夏天我们见证了台湾社运青年的活力维持不衰,例如高中生佔领教育部广场长达一星期,不只为了抗议台湾历史教科书的中国中心化微调,更是直接被学生运动者林冠华的自杀触发;但是,社运青年与选举政治之间的关係就是完全不同的问题了。

倘若过去这一年,是一整个世代曾被看作「政治冷感」的年轻人踏入政治的开端,蔡英文总统任内的台湾青年将在政治上扮演怎样的角色,则仍是未定之数。我们看到的会是社运青年延续这一年来坚韧的力道?还是社会运动在与蔡英文的蜜月期过后急速消沉?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亿彩堂平台官方地址|汇聚丰润吃喝玩乐|探寻旅游轨迹|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线上游戏在线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贵宾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