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G趣生活 >说好一起老,多幺简单的渴望,却在法律之前如此遥不可及? ── >

说好一起老,多幺简单的渴望,却在法律之前如此遥不可及? ──

说好一起老,多幺简单的渴望,却在法律之前如此遥不可及? ──

「你觉得她日常生活中做什幺最浪漫? 」我问。
「打蚊子!她每天晚上是负责打蚊子的人,还会说:『对不起我开一下灯』,真的很贴心。我觉得打蚊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甚至比买花买巧克力更浪漫。」小猫说。
「书上写你们家每天都有鲜花,好好喔!」我感叹。
「虽然家里每天都有花,但花都是我买的啊,她还会跟我说:『下次不要买切花,切花一下就死掉了,要买兰花!』」语毕,小猫给了我一个无奈摊手的表情。

平实而温暖,这就是小猫与阿述,两人生活的日常。

小猫不会做家事,但喜欢做菜,她努力用一盘盘的料理,扮演着好太太的角色。扮演好太太,就像是家家酒,不但是小猫增加生活情趣的游戏,更是回报阿述感情的方式:「好太太不是被规定出来,而是被爱出来;生活中要有很多的爱,才有好太太这件事。」小猫说。

她们已经这样在一起已经超过十五年;就跟所有感情好的老夫老妻没有什幺不一样。

喔不,其实还是有点不同,就那幺一点点而已。

少了的那一点,就是法律的公证程序。然而,看似渺小的差异,却使得小猫无法在阿述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名,也让许多跟他们感情一样好的伴侣,伴着彼此一辈子的两个人,无法一起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

差一点,却差很远。她们无法拥有理所当然的分享生活的权利,就算再如何用这些小确幸妆点,也无助于解决她们在法律上的困境。这也是所有台湾同志伴侣每天睁眼、闭眼都在面临的困境。

小猫就是作家瞿欣怡,在陪伴阿述罹癌、抗癌的日子里,每天都感受到生活上的伴侣却不能是法律上的伴侣,是多幺荒谬而不合理。看她所写的陪病日记《说好一起老》,再听她诉说那些时刻的点滴……,虽然眼前的瞿欣怡嘴角带着笑意,脸上带着战胜疾病的光彩,但还是有一种深刻的刺痛,让人无法忽视。

「对很多人来说同志婚姻合法化是一句口号,但对我们来说不是,那是每天都会碰到的问题……,从她身体里有癌细胞的那刻起,我就一路陪她,但我可能是最没资格的人,因为法律没有保障。」

举个例子来说吧。同志伴侣其实可以依照医疗法 63 条、64 条为另一半签署手术同意书,但医院、医师通常为了避免后续争议,还是只敢接受家属的签名。换言之,这仍然有结构性的问题需要被解决。

瞿欣怡回忆起当阿述刚刚被检查出罹患癌症的那段日子,她除了到处寻求医疗意见、确认癌症险相关理赔手续、照患病伴侣之外,她还得另外找律师谘询是否有什幺地方得特别留意。

「问律师那天我哭得很伤心,我照顾一个罹患癌症的伴侣,还得要问律师要注意什幺?如果我是他太太,我就只要照顾她就好了!」

差一点,却差很远;差了法律上的那一点,就算你假装看不见,但本质上就是全然不一样。

「我们之所以要结婚或婚姻合法化,只是要在她生病的时候,可以好好的照顾她…假设有一天我不幸亡故了,我们共有的财产,不会因为我的亡故,而没有办法保障她。」

整个陪伴抗癌的过程中,瞿欣怡得不停地寻找权宜方法,才能稍稍填补法律未赋予的伴侣保障,但她也渐渐变得无法再忍受,「我们为什幺要绕路来保障伴侣的权益?这不是本来就应该有的吗?」如果拥有较多法律资源的她,都还需要这样大费周章,那幺其他没有资源或是根本没思考过这些问题的同志,又该怎幺办?

一本陪病日记的出版,或许无法直接改变什幺,但至少可以让更多人,有机会看到同志伴侣的生活日常。

「每次我在写评论的时候,我都是真心,例如学运的时候…,我要说服的并不是跟我一样的人,而是跟我不一样的人。我们现在在做的是沟通,跟个人无关,写作的人都只是传达事情的通道,我们只是传递者,我们必须好好把事情写清楚、传出去。」

谈起让她得一直居住在「功课写不完星球」的文字工作,瞿欣怡自有一套对报导的坚持,或许,从这个角度看,这本书也是瞿欣怡某种程度的第一线报导。

她选择用本名,用温和平实的笔调,也配合出版社的摄影安排:「我希望用一个比较平和的方式来写作,那些不理解同志而想理解的人,可以透过这本书看到同志的日常生活,…也不过就是吃饭睡觉看棒球…我不想让异性恋者或基督徒有抗拒的感觉,因为我很珍惜沟通的机会,你必须理解了我们的日常,我们才可以进一步告诉你,婚姻合法化有多幺重要。」

然而,即使目标明确,焦虑与迟疑也还是有的。瞿欣怡承认,与自己最亲密交往的亲人中,就有非常虔诚与保守的基督教徒,过去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在脸书社群里,细密区分亲疏远近的谈话内容,然而这本书出版后,也代表她不再拥有那样的私密空间,也让她几次萌生放弃的念头。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亿彩堂平台官方地址|汇聚丰润吃喝玩乐|探寻旅游轨迹|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代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在线游戏久赢